老沈背上长了个粉瘤美食美食

宜州历史网 2021-01-14 02:45:34

老沈背上长了个粉瘤,不疼不痒,按老沈的脾气,根本不用理它。老伴不愿意,毕竟在背上凭空高出来一块,像个怪物一样,虽说老了不讲究形象,但也不能整天背着个疙瘩接孙子,夏天穿着衬衣,微微能凸出来。“你不在乎,孙子的颜面还得要呢,赶紧抽空割了去。”老伴不假思索的说。“再者你老沈也是运动员出身,一米八几的个子,挺拔健美,当年看上的就是你的身材,老了也得有点风度,也不能成了个老怪物”这话是老伴在心里说的。老伴虽说是个女人,办事干净利落,从不拖泥带水,能抓住事物的本质,就是脾气急,上来了,风卷残云,摧枯拉朽。每逢此时老沈都会偃旗息鼓,低眉顺眼的,溜出去躲躲风头。回来了,老伴早已忘记发火的事情,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,雨过天晴,两人心里都干净得很,平静舒缓,虽然二人性情各异,但就配合而言,可以说是绝配。

老伴既然说了,那就去吧,凭经验而论,老伴说的话绝大多数是正确的,虽然没经过数据统计,正确率是多少,但感觉是正确的就行,再说家里的事,哪是正确的本就很难说,只要一致,不争不吵就行了,老沈处理家庭问题很有体会。于是老沈就在两个儿子带领下去了医院,很快做了手术。因为手术很小,不耽误吃喝,恢复的很快,老沈在医院住了三天,就想出院。但大夫不同意,说最少得住一星期。但老沈是实在不愿在医院呆着,一是想孙子,二是想家,想老伴那絮叨的发火的声音,想她的炝锅面条,想那洗涮干净叠的整齐的衣服,更想那个温暖的老窝。老沈有点不好意思,才来了三天,就想这想那,真没出息,老了,老了,离不开家了,好在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想法,要不人家会笑话的。老沈想到这里,心里有了主意,白天在医院打针,晚上就回家睡觉,看病家居两不误。

这样住满一星期,老沈要出院了。那天是周四,心里有了想法,经过医生的批准,已经是下午两点了。老沈给大儿子打了个,没接。大儿子是大学老师,课间打回来了,说下午有三节课,来不了。老沈又给二儿子打了个,响了几声,二儿子接起来,“爸爸,有事吗?”老沈说:建中啊,我下午要出院,你能接我一趟吧”老沈对儿子也很客气,从不命令呵斥。建中说“我下午有训练课——这样吧,我让张洁去吧,你等着就行了”建中是篮球教练,身不由己,老沈心里清楚。张洁是建中的媳妇,是个爽快,干练的女人,在一家公司做老总。儿子这样说了,老沈就放下心来,先去办出院手续吧。很快老沈就办完了住院手续,并顺便和大夫护士告了别,整这时理好自己的东西,放在床上,在病房里和病友聊天。病友们说:沈大哥,回家好好养病,孩子们都多孝顺啊。老沈说:是啊,都是好孩子,也都有出息。这样说,不是客套,老沈从心里为几个孩子骄傲:大学老师,体育教练,公司老总,哪一个都响当当的。人老了,就愿夸自己的孩子,有时候还会为谁强谁弱的争执起来,老沈不会那样,那样太没水平,不过说到孩子,眉开眼笑的合不拢嘴是真的,老沈也是常人。

这样聊了一个多小时,话都尽了,该说的都说了,有的都说了两遍了。老沈看看墙上的表,三点办半了:奥,我给孩子打个。说完走出病房给张洁打,没接,一会儿回了条信息:爸爸,我在开会,稍等一会儿。老沈只好又回到房间,坐在床上,守着自己整理好的东西。自言自语又像是通知病友:还在开会。一说开会,总觉得好像做了很大的事业一样,小生意哪又开会的,种地的哪有开会的,开会自然要有听众,有下级,有事情安排,有任务布置。老沈有些替孩子骄傲,几个孩子除了上课就是开会,有出息的孩子都这样。病友们搜肠刮肚的把该说的,不该说的都说了,老沈也实在想不起新话题了,就那么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,他们都有些后悔,干什么,都抢着把话都说完了,一点余地都不留,不管什么事情,留一点后手还是正确的,就像毛主席在生产救灾健康则包括‘身体健康’、‘精神健康’以及‘财务健康’等等。”方媛特别强调的年代讲的:忙时吃干的,闲时吃稀的,别一下子吃完了,有活干了,没饭吃了,毛主席在什么方面都比普通人高。老沈坐在床沿有些走神:他想起了两个儿子都是在这个医院生的,那时候他还年轻,每天都是看着表送饭,换着花儿做好吃的,晚上就弄个马扎子坐着。累了,困了,头趴在床上打个盹,孩子一哭,立马的起来,伺候老婆孩子。病房里产妇,家属的都夸他会照顾人,老婆也很自豪的微笑着说:没别的本事,就会照顾人。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玉树临风的篮球运动员现已白发苍苍了。唉,沈大爷,还——没走啊?护士清脆的叫声把老沈拉回现实,还没走啊的“还”字拉得很长,似乎老沈早该走了,但却还没走。哎哎,老沈有些尴尬,住了几天院,孩子们的情况大家都知道。本来老沈完全可以自己出院,但考虑到病友的感受,和医护人员的目光,那样自己似乎不够幸福,不够美满,会少了一些羡慕的眼光,也跌了身价,因此才给孩子们讲了,希望有个面子。可事物总是两面的,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,总是不那么完美,这不,本来通知孩子是好事,可孩子没来,倒让老沈骑虎难下,更没了面子,孩子们没有来,肯定是不够重视,要是他妈出院,恐怕不会这个样子,孩子们都知道爸爸好说话。走吧,不等了,就这点东西,出门坐k72路,几站就到家。可又一想:孩子要来了,看自己走了,病友会笑话张洁,也会笑话老沈,再者,张洁会以为自己生气了,多了一些事情。

再说张洁,本来可以打发司机早来,可觉得自己还是亲自来,更好一些,但事情处理不完也不好散会,一来二去的就晚了。张大夫接班,带着护士长到病房来了,看到老沈的样子说:沈大爷,出院啊。是啊,是啊,孩子来了,到门口了,张大夫你忙着,我先走了。老沈坐不住了,没来得及跟病友打招呼,就逃跑一样的提起东西就走了出来。他不想再跟张大夫解释孩子们为什么还没有到,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出院的原因了。老沈出了门,马上跟张洁打了个:我已经出院了。声音比较低沉,张洁听出了爸爸有些不高兴,也很不好意思,说:爸爸,您稍等,我马上就到。不用了,我已经上车了。老沈打,不是生气,当然也有一点生气,主要是通知孩子,不要来了,来了有些尴尬,反而会让老沈更没有面子。

共 240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在外人眼里,老沈的孩子们都很出色也很孝顺,老人也由衷的为他们自豪高兴。因为手术后办出院,老人希望哪怕只有一个子女前来接自己出院也好,以得到一份心理上的来自子女们孝顺的幸福感,可是几个子女不是在上课,就是在忙碌,根本没有理会老沈,倍感失落的老沈只好自己一人孤单的拎着东西回家。小说没有对话,却通过老沈心理活动的描写,巧妙地将老沈出院前后的细节描绘的很是生动。文字折示:对父母的孝,不仅在物质的,更要注重予以他们心灵上的关爱。【:永铭家珍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09:54:16 寓意深邃的文字,发人深思。推荐欣赏!

回复1楼文友: 09:58:44 您好,我刚发了一篇小说《宝盒的爱情故事》第一遍有不少错误,因此发了第二遍,加了爱情二字。请您关注一下。问好老师。

2楼文友: 14:12:12 谢谢辛苦推荐,问候秋安。

楼文友: 15:42:0 唐兄的文章,叙述和描写都很出色。加上篇篇文章都短小精悍,值得本人学习。

回复 楼文友: 16:14:14 谢谢程兄赏识,问好。

重庆皮肤病专科医院
广州男科治疗医院
乌鲁木齐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