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霜偏打枯树美食美食

宜州历史网 2021-01-13 02:57:42

咳,真是“霜偏打枯树,槌专敲破鼓”,什么不顺气事都得让我这个倒霉鬼撞上了!这不,正在春浇春耕忙得拉屎顾不上擦屁股的当儿,老婆一跤摔倒起不来了。起不来你就躺着吧,别拖累人行不行?不行!医生开了个方子让赶快到县城抓药。说治不及时会“一辈子睡在床上让人伺候。”啊呀呀,那还了得!“久病床前没孝子。”我只是她的个伴儿,能受得了那份洋罪!罢,罢,罢!趁早骑上除铃子不响外什么都响的烂忽塌自行车往城里奔吧!

谁知路过东营村的时候,迎面来了个“扑死鬼”,放着宽宽的大路不走,直插到我前面来凑热闹。“嘎嚓!”撞上了!撞就撞上吧,你那新崭崭的车子也该结实些。倒好,我这“烂忽塌”不打紧,前后轱辘儿照样儿转,你那新崭崭的“翅膀”却扭了麻花儿,“飞鸽”变成了“抱窝鸡”,卧下不起来了。你看看,惹得足有十几个地里干活儿的人都停住牲口扔下锹来看红火。

咋?让我赔?修?路可是我走得对着哩!右手上行,一点没错!是你硬扑过来碰我的呀!你看,这位戴鸭舌帽的【案例】兄弟不是说我讲的在理吗?老弟,谁让你出门不看看皇历,挑个好日子呢?咱可要“拜拜”了。

咋?乡村道路不比大马路,不分上下路?咳,谁要你这个老解放帽多管闲事的?没事不会抱块炭河里洗去!唉,我可和你们陪伴不起呀!家里老婆盼药吃,粪得往地里送,地等着耕呢!罢罢,该我晦气!索性给你五块钱,自己到村里修去。

咋?陪你去?哼!你看看这药方子,要有工夫就和你小子站在这里理长论短呢!年轻人,别给脸不要脸了!好,这不就对了。自己去吧!鸭舌帽兄弟,也不用和老解放帽争该不该给这“扑死鬼”五块钱了。记得有位古贤写过幅很有名的条幅,叫“吃亏是福”。说不准这还是为我消灾免难呢。承情了,“古得拜!”

真是“人不走时气喝滚水也硌牙!”偏偏今儿门市部就缺两味药。到库房取,保管员又不知跑到哪儿“咚咚嚓”去了。有啥招呢?等吧!这一等阳婆爷就偏了西。不过,总算药是配齐了。回来的路上可得格外小心些,口袋里虽说还有两张五块钱的票子,可我不愿再用来打发“扑死鬼”了。这一小心,可就拉道儿了。看,还没到东营村呢,就“日落西山红霞飞”了。当兵时唱起这歌来满来神的,可现在不是穷抖打瞎乐意的时候,得时刻小心“扑死鬼”哩!咦,这里又撞车了怎么的?路上拖拉机、胶皮车、小平车、汽车、摩托、自行车停下一拉溜。嘿,还有两辆小轿车哩!不能绕过去,再忙也得看看,没准儿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故呢!要不,还会停下小轿车?

“那五块钱就不该给!”

“就该!”

“走错路撞了人有理了?还要钱?这不是明摆着讹诈吗!”

“我说过多少次了,乡路村道不比城里大马路,不分左右上下!”

“……”

哎,这是咋回事?莫非……我得问问:

“伙计,这俩为甚吵呢?”

“听说是为两个人撞了车子。”

“撞车的人呢?”

“早他娘颠到爪哇国去了!”

“那不就完了吗?”

“你完了,这两个管闲事抬死杠的可没完。这么多看热闹的可还在兴头上呢!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我他娘倒霉,给头头开小车的,想走没辙!”

啊……原来如此!

这二位老兄也真管事太宽,认真得过分,看样子非要争个你是我非或我是你非方肯鸣金收兵。围观的也真有闲情,一个个脖子雁儿似地伸着,看得津津有味,大有不见胜负决不散场之势。这事由我而起,我能不管吗?不能!看着这么多人因和自己有关的事耗神费时不管,不是造孽吗?于是,我这个肇事者拨开观众好不容易挤进包围圈,打算劝止这场争论。

“叫这位老哥评评理,是我对还是你对!”一位争吵者眼睛一亮,拉住我让评判。

“你们,都别吵了,听,听我……”

另一位争吵者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毫不客气地就是静下心来吼道:“谁要你多管闲事,快滚出去!”

“对!把他轰出去!”观众中不少人喊。

我被夹推带拉赶出圈外。我本还想重返圈内劝阻,可又怕犯了众怒招来不测。那样可就说不定和老婆“同甘苦共患难”了。

我沮丧地推起烂忽塌绕道开路。走出一段路回头看时,那围观的人圈似乎又膨胀了不少。

共 161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忘记是哪位老兄曾经给部提建议,说小小说也可以成为绝品,当时还颇有些不以为然,直到读到这篇小说。语言是生活化的,情节是趣味性的,叙述是老鸟级的,讽刺是鲜明的,寓意是绝佳的,所以,是很推崇这篇小说的!特别推荐!期待您的新作!【:左黄右苍】【江山部 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2:18:00 看看主编们的意见吧! 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!

拉萨治疗男科哪好
贵阳阳痿治疗哪家好
兰州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
友情链接